我最近看了一本很有意思的書,叫做《中國與達爾文》。該書的作者是 James Reeve Pusey(浦嘉珉) 。且此書的初稿就是浦先生於1976年在哈佛完成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是 Benjamin I. Schwartz (史華茲) 和 John King Fairbank (費正清),兩位教授都是在中國近代史跟近代思潮很著名的人物。

這本書我尚未看完,不過大概猜想得到作者的用意。他們並非真的要討論晚清時代的各種社會現象或者各種學說跟中國傳統學說的關係或者知識份子的主體認同問題。他們的關注點一直都是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作為一個已經發生的事情,對於這些漢學家們來說,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也無法令人瞭解的奇特現象。

為什麼文化大革命會發生?

他們試圖討論這個問題。因此把問題推進到了晚清。晚清是個關鍵的時刻。

不管怎樣。這本書是以達爾文的進化論為起點,討論達爾文學說在晚清傳播的現象。當然他並非真的只想討論達爾文的「演化論」到底是怎麼在晚清這個語境下被認識瞭解,他的用意在於,演化論的傳播,造成了文化大革命,毛澤東也從梁啟超的身上學習了許多事情。

奇怪的是,晚清的梁啟超、嚴復所談的達爾文主義,卻是一個

山寨版具有中國特色的達爾文主義。(It's a FAKE!)

達爾文本人的確知道當他這有關生物上的學說一發表,勢必對歐洲的社會(特別是宗教)造成莫大的影響,但他肯定沒料到對中國居然也起了很大的影響,而且還是在「誤讀」的情況下起的影響。

到底達爾文學說是什麼,恐怕連曾經看過原文的嚴復都搞不清楚,更不用說日文能力很差,英文能力更是不行的梁啟超。結果他們自己所解讀的達爾文主義,居然在中國起了很大很大的影響 (我不怪他們,因為這其實是病急亂投醫了)。

書名叫做《中國與達爾文》,不過達爾文根本沒來過中國,他搞不好連中國在哪都不知道,為什麼要取這個書名?我想了半天,我猜達爾文只是一種代稱,更可以作為一種擬人化的想像,達爾文三個字,代表了不只是達爾文,更囊括了科學、科技、進化論、優生學、種族主義、族群、赫胥黎、生存、保種、新道德、主義、反孔、史賓賽,革命、儒家意識形態、儒教、康有為、三世說等等概念。光是一個達爾文,可以引發一連串的骨牌效應,環環相連。

似乎嚴復不是一個最主要的人物,而是梁啟超。作為一個革命家,但不是真正的革命者,他點燃了革命的導火線。而革命來自於他所確信的進化論。

達爾文主義,已經幫毛澤東和馬克思主義鋪好了一條完成的路。

 

這本書,其實是個專業論著,作者是個很有黑色幽默的美國人,書中充滿了有趣的美式幽默,老實說我一邊看,一邊笑。不過因為這種幽默地方太多了,就連書名《中國與達爾文》就是一種幽默,確實是會讓讀者惶恐。我個人是覺得還好,我猜我應該是瞭解他的幽默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rspresley 的頭像
mrspresley

Cogito & Microcosmos

mrspresl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