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八點,Pin Pin走了,我和妹妹都陪在他身旁摸著他,我想他是在安祥的狀況下走的吧。
前天下午,Pin Pin突然有點不對勁,後腳無力,飼料也沒吃,便盆中都是糊成一團的軟便。我立刻帶他去看醫生,醫生說神經有點受損,後腳雖有反應,但沒什麼力氣。先打了一針神經治療針,告訴我觀察兔子的身體狀況,若明日又大軟便,再帶去看。
今天下午三點多,我又帶Pin pin去看了一次,這時候他可以自己坐正,雖然還是有軟便,醫生說神經有比較好了,開點胃腸要給他吃。
可是從醫院回來,他變的沒什麼精神,牧草飼料也沒有吃,只是呆呆地坐著。我妹妹到鄰居家去,我想出門買一些葡萄糖讓兔子吃,免得沒體力。這時候是下午六點多。
我從藥局回來,發現Pin Pin整個身體呈現不正常的角度躺著,左半邊完全不能動,但是他很努力地移動他右邊的身體,想要靠近籠子門,我嚇了一跳,把他抱起來,他竟然沒辦法自己貼著我的身體,而且小便不受控制地尿了我一身。
這很嚴重,他的左邊不能動,右邊卻不停地想要動作,我幾乎抱不好他,好幾次他都要掉下去。他的左眼球已經張不開了,我用手撐開,已經露出眼白,我嚇得哭了,一直說:「Pin Pin 你不要嚇姊姊!」可是Pin Pin只是無助地攤軟在我的身上,幾乎不動。
我把他放在房間地板上,左邊朝上,右邊朝下,他的後腳伸直,沒有反應,只有慢慢的呼吸。
我妹妹這時候回來了,我急的大叫,說:「你快來啦!Pin Pin有問題了!」我妹匆忙進房,一看到也哭了。
兩人坐在Pin Pin旁邊,一前一後地摸著他的背,說:「Pin Pin好乖,Pin Pin要好起來,姊姊帶你去公園。」
不停地摸,不停地摸,Pin Pin卻沒有反應,只見腹部有微弱的起伏。他的眼睛張大,靜靜地看著我,我也看著他。我想他知道我很難過,用右邊的腳撐著身體想站起來,但是還沒撐起又摔下去,呼吸變得急促。
漸漸地,他的眼珠沁出水液,再也閉不起來,餵進去的葡萄糖水從他嘴巴右邊流出,原本有些許反應的右腳,一動也不動了,只剩下幾乎看不見的呼吸。
我跟妹妹一直摸他的背,輕輕地摸,哭一哭,好像能接受這個事實了,我說:「Pin Pin大概就這樣了。」我妹還不放棄:「他會好起來的。」可是從他的聲音,我知道我們已經抱著最壞打算,Pin Pin會離我們而去。
Pin Pin的心跳,越跳越慢。
八點整,他的心終於跳了最後一下。


我跟妹妹哭了一陣,又摸摸他沒有靈魂的身體,想要找個小盒子裝他,帶去埋葬。
Pin Pin裝在一個鞋盒中,裡面舖著他最喜歡的提摩西草還有百慕達草,頭旁放了他喜歡的飼料還有甜麵包,又用牧草當棉被讓他蓋上,最後關上盒蓋,用一條粉紅色的緞帶打了結。
我們帶了鏟子,打算把Pin Pin埋在我小學母校的操場,在一顆榕樹下,至少Pin Pin可以看到小朋友,還有一顆樹和他作伴。
挖了很久,卻挖不深。只有把Pin Pin先帶回家,問獸醫院有沒有處理動物大體。
答案是有的,集體火化,沒有骨灰。
我想了一下,沒有骨灰,走最後一程都要跟別的動物一起擠,Pin pin一定會很難過,獸醫也說,其實掩埋的深就可以了。
最後,爺爺要幫我把兔子埋在菜園中。
這樣也好,至少我知道菜園在哪,如果想起了,可以去看看。
到了早晨,就要埋葬了。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平靜多了。只是當我看到Pin Pin的籠子,還有籠內的飼料用具,還是忍不住難過起來。
他還那麼小,才四個月大,活潑愛玩,會邊甩頭邊跳舞。他真的很乖,聽懂我說的話,我拍拍我的肚子,他會跳上來躺著,用舌頭舔我的臉,表示他好喜歡我。我還計畫要寫他的日常小故事,只可惜沒辦法了。
即使如此,我還是會再養一隻,雖然我妹妹說希望Pin Pin下輩子不要當兔子了,我卻私心地希望Pin Pin可以再當來我兒子。



(在兔子二三事中的第一篇,有Pin Pin的照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rspresley 的頭像
mrspresley

Cogito & Microcosmos

mrspresl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