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沒什麼時間寫網誌,因為我一直在弄我詞選的筆記。這次詞選的筆記,花了我一個禮拜,弄好之後,竟然不過薄薄九張筆記本紙。
最麻煩的問題在於,老師教了四首蘇東坡詞,相信各位也知道蘇軾的一生真的很「精采」,除了前面20年,他的行蹤就是固定眉山和汴京,他中舉後做了官,因為做人太直接,不懂收斂,屢受譏讒,導致這裡貶官、那裡左遷的。
光是這些貶官路線就快把我煩死了,又花了四個小時畫了一幅中國地圖,標上宋代的地名,做為參考資料。

我讀詩/詞,一定要找出作者的年譜,從作者出生到死亡,一些狗屁倒灶、芝麻蒜皮小事,到中舉、出仕、嫁娶等大事都要詳細記載,這樣我才能清楚明白這首詩/詞的寫作年代,也好和當時作者的狀況對比。
譬如說,劉克莊寫了一首〈送孫季蕃弔方漕西歸〉,就寫在1222年,因為這一年方漕卒,而好友孫季蕃南來送葬,孫要回到北方時,劉克莊寫了這首詞送他。

那麼,蘇東坡的事情可就多了,譬如他神宗時,任祠部員外郎,王安石行青苗法,蘇軾因此自請外調,任杭州通判,後來又出密州知州,〈江城子‧密州出獵〉就是這個時候寫的。可是密州在哪裡呢?我找了半天,才知道密州就在今天山東省膠縣,距離青島不遠。這首〈密州出獵〉有兩句:「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我想這時候蘇軾還是很想回中央的吧,不然決不會這樣說。
接著蘇東坡又遷到彭城,彭城就是《三國志‧吳志》中「孫權射虎」的地方,位於今日的江蘇徐州。徐州舊名彭城,因為是彭祖的故鄉。
元豐二年,蘇軾又因為烏臺詩案,被判死刑,還是弟弟蘇轍、王太后、王安石等人求情得免死罪。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一干人等通通被貶,蘇轍貶至江西瑞州,司馬光、黃庭堅、曾鞏等人各有處分,至於蘇東坡,被貶為黃州團練副使。這是個大爛缺,首先,薪水很少,蘇軾曾說,每個月的薪俸,都用麻繩串起,掛在屋梁上,每日只可取一定的數量;其次,也沒有官邸,蘇軾剛到黃州時(元豐三年,1080)還借住在定慧院中;再者,也沒有實際的權力,只是個虛位,對於蘇軾這種急著想要有一番抱負的人來說,不輒是一種痛苦。
不過貶黃州是蘇軾一生的分水點,他有許多非常好的作品都做於此時,例如〈念奴嬌‧赤壁懷古〉、〈赤壁賦〉等等,他的心理狀態也有很大的改變,人生觀昇華了。
哲宗時,廢新法,任用司馬光,蘇軾因此被赦免,回到中央,不過很快又因為理念不同,自請外調,這次換到穎州了,穎州就在今日的安徽阜陽。
不久,蘇軾被調回中央,任禮部尚書,類似今日的「國家圖書館館長」或者「考試院院長」,算是很大的官了,誰曉得,當時朝中出了一個大奸臣章淳,居然陷害蘇軾,沒過多久,竟然被貶到惠州去。惠州在今日東莞深圳,在北宋的時候,是非常落後的地方,可說是三不管地帶,還沒有高度開化,蘇東坡被貶到這裡,擺明了就是要懲罰他。
好啦,蘇東坡只好收拾包袱,打包書箱雜物,到惠州任職。
任職後,朝廷送來一只聖旨,蘇軾心想:「啊,一定是要把我調回中央了吧!」
打開一看,居然是再貶為詹州知州。詹州就是今天的海南島詹縣,簡直就是蠻荒之地,比起唐代柳宗元貶到柳州,簡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此時的蘇軾,已經六十歲了,再活也沒什麼意思,好吧好吧,也只好去了。
其實蘇軾大可以「告老還鄉」的,只不過他還是有深厚的儒家思想,必須好好地成一番大事業,弟弟蘇轍常常勸他:「你做人要收斂一點啊,別想著做官,你也六十歲了,可以退休啦!」蘇軾聽過後,還是想著回到中央,不過他究竟是個心境灑脫的人,難過一陣,又看開了。
等到他六十六歲時,朝廷終於想起:「啊,有個蘇大學士被貶在詹州,把他調回來吧!」於是下了一道折子,要蘇軾北歸。
蘇軾興高彩烈地收拾傢伙細軟,卻在北歸的途中,病死常州了。年六十六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rspresley 的頭像
mrspresley

Cogito & Microcosmos

mrspresl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