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最近收到一張非常值得的片子。嚴格來說是六、七張片子。就是Arrau的最後一張作品:Final Session, 裡頭的曲子就是他生前最後的錄音,當時他已經80多了吧。

裡面有一輯就是德布西作品,其中有全本Bergamasque. 我非常喜歡Bergamasque的後兩首,總覺得有無限的感覺。

 

因此我的收集癖又來了,自從我開始彈Claire de Lune後,就買了一些不同演奏者所彈奏的 (還好現在要彈的是Passepied, 省得又買),但聽來聽去,總覺得最好的詮釋,就屬Arrau 以及Richter.

Arrau的版本可能是所有版本中最慢的(Richter 第二慢),某一天我比照了現代流行的標準速度(這個版本是中央音樂學院某老師彈的),約4分鐘,這四分鐘內還包括了30秒的感情醞釀。而Arrau版居然快要七分鐘呢。(不是我要說,四分鐘的版本聽到我要昏倒,最後我實在不忍聽完,因為真的太可怕了)

然而Arrau版本的Claire de Lune, 簡直是開花見佛、得道升天,把所有裡面的美妙聲響和音色都表現的淋漓盡致,使我百聽不厭。當然這作法也有困難度,因為就我以為,曲子的結構不應該是凝滯不前的,況且德布西的音色觸鍵都具備一定的特色,如果只是速度慢而整個音樂的進行也跟著停頓,就不是好的詮釋。

Arrau版完全沒有這個問題,還能說「慢得真有味道」。

更有趣的是,Arrau晚年的多數作品,不曉得是不是因為老了,幾乎都有觸鍵過重的問題。但是聽聽這Claire de Lune , 天啊完全沒有這個問題,樂曲進行的非常流暢,譬如樂曲的第二個片段,左右手都以輕柔但恰到好處的力道彈奏,並且遵照樂譜上所說的要適度地表現音樂的前進變化,第三個片段,左手的爬音扮演一個和右手作音色變化的配角,速度慢歸慢,但是絕對可以聽到一台鋼琴的音響極致啊!!!!

 

當然不用說Arrau的Passepied 也一樣地好,其實也是因為這樣激起我也來彈彈這曲子的毅力,否則本來我還在跟李斯特的《和諧的詩與宗教》奮鬥勒 (阿當然還是要繼續奮鬥啦)。

 

至於Richter的版本,可惜是一個現場錄音,一堆咳嗽聲音,否則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版本,我也非常的喜愛。不過由於今天的主題是Arrau, 我想Richter 就下次再說吧。

 

 

 




不管怎樣來聽聽Arrau所彈的Claire de Lune 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rspresley 的頭像
mrspresley

Cogito & Microcosmos

mrspresl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